专栏号作者 龚进辉 / 砍柴网 / 2020-06-16 22:52 "别对倪飞治下的中兴抱以太大期望。

科技自媒体 / 龚进辉

今天,中兴终端换帅的新闻登上各大科技媒体。努比亚总裁倪飞将调任中兴通信,接替徐锋出任中兴终端CEO,并持续担负努比亚总裁,而徐锋将同级轮岗到中兴通信总部,仍担负高等副总裁,负责相干流程或质量范畴。

对此,倪飞本人予以证实, (虽然履新)但中兴终端和努比亚两边都会负责。 言下之意是,外界不用担忧倪飞调任中兴终端后努比亚没人管,未来努比亚依然由他操盘,兼任努比亚总裁就是个明白信号。

这一人事变动是否意味着努比亚将回归中兴终端?中兴相干人流露, 要等倪飞运营一段时光后再看,努比亚回归对中兴手机而言会是个好事。 在我看来,不管努比亚是否回归中兴终端,当二者皆由倪飞统领后,中兴、努比亚两大品牌增强联动是大概率事件。

众所周知,中兴是努比亚母公司,也是最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49.9%。从2012年10月成立至今,努比亚一直没有解脱对中兴的依附,即便2015年6月发布独立发展,但在后续所谓的单飞进程中,中兴仍扮演主要角色,二者关系非常亲密。

对于此番中兴终端换帅,我简略说三点:

一、徐锋或因事迹不佳而下课

事实上,对于所有企业来说,换帅绝不只是新人事新风格那么简略,即便于推动新战略,还或多或少带有对前任领兵打仗才能的不满。说白了,前任是因为事迹不佳而下课。

2018年7月,原中兴终端供给链负责人徐锋接替程立新出任中兴终端CEO。他上任后曾表现,中兴具有从端到体系的才能,成为5G先锋的目的非常明白,将在5G时期重回主流市场。但他上任近两年来,中兴离重回主流市场的目的越来越远,这与其在5G手机的宣布节奏把握上呈现问题密不可分。

去年是5G元年,中兴拔得头筹,中兴天机Axon 10 Pro 5G版成为全国首款开售的5G手机,售价4999元还算良心,8月5日正式上市。不过,中兴摘得5G手机全国首发,充其量只是个营销噱头,对于其市场表示辅助不大,想要获得更多用户认可,归根结底还是要靠产品力和品牌美誉度。

显然,中兴天机Axon 10 Pro 5G版的产品力一般,一个实锤便是其4G版本身就销量不佳,去年5月初宣布,上市3个月在京东平台仅斩获3600多个评价,在天猫平台月销量仅为92台,收获488个评价。至于品牌美誉度,中兴在国内市场存在感向来很低, 剁手兴 这一根深蒂固的标签一时半会难以撕去。

因此,中兴天机Axon 10 Pro 5G版上市后同样不受用户待见,上市9天在京东平台仅斩获500多个评价,在天猫平台上只卖出116台,收获26个评价。此后,中兴长达7个月没宣布任何5G手机,直到今年3月底才宣布中兴天机Axon 11 5G,中兴高管吕钱浩大吹特吹,直言其发明诸多 第一 ,包含全球最轻5G手机、同级最轻最薄5G手机,却难掩销量惨淡的为难。

销量才是对其诸多 第一 含金量的真实检验。上市2个半月以来,中兴天机Axon 11 5G在京东平台只斩获2500多个评价,在天猫平台的累计评价仅为483个。本月初宣布的中兴天机Axon 11 SE同样面临销量上不去的惨状,注定无法成为爆款。

不难看出,从去年8月至今,中兴仅推出3款5G手机,且款款销量扑街,在抢占5G手机市场先机的要害年份,表示却不尽如人意,越往后走可能越吃力,徐锋凭什么率领中兴在5G时期重回主流市场?此番发布他被下课,并未出乎外界意料。

二、中兴终端选拔倪飞实属无奈

倪飞从子公司努比亚调任团体旗下的中兴终端,属于提升,外界在恭喜他升官的同时,也应注意到一点:中兴终端似乎到了无将可用的田地。原因很简答,子公司高管成为团体主要业务的一把手,而不是从团体内部选拔,此举本身就非同寻常。

如果这事产生在华为身上,相当于光荣总裁赵明接替余承东担负华为花费者BG一把手,而不是华为终端手机产品线总裁何刚等人升任,你感到这正常吗?当然不正常。中兴同样如此,裸露出中兴终端内部几乎已无能担大任、独当一面的重量级高管,只能从子公司努比亚寻觅良将,才会选拔倪飞来操盘全局。

换言之,中兴选拔子公司高管倪飞实属无奈。其实,努比亚自身也面临这一窘境。倪飞在中兴终端和努比亚两头统筹,的确有强化联动的考量,但也或多或少带有无人接替的无奈。除了倪飞之外,努比亚内部才能出众、够分量的高管少之又少,王汇等结合开创人暂时不具备兼顾全局的实力。

中兴终端之所以陷入无将可用的为难地步,与2年前被美国封杀不无关系。尽管最终中兴与美国商务部达成解除禁令协定,但付出了宏大代价,堪称元气大伤,其中之一便是中兴管理层进行大换血,包含中兴终端一把手程立新在内的高管全体离职。一大量老将被迫离职,中层又暂时不成气象,在徐锋调岗后内部没有适合的接替人选,所以只能启用倪飞。

环顾国内手机市场,联想与中兴的境遇非常类似。现任联想手机中国区一把手陈劲,尽管不是直接从子公司选拔上来,但曾担负联想互联网手机品牌ZUK CMO,他的前任包含刘军、陈旭东、乔健、常程。其中,刘军、乔健已转岗,不直接涉足手机业务,陈旭东、常程则先后离职。

其实,联想同样面临无将可用的懊恼,如果陈劲因事迹不佳而下台,那联想手机中国区内部真的很难找到适合的继任人选,要么从Moto调人,要么仰仗外援。反观在倪飞之前,曾学忠、殷一民、程立新、徐锋先后执掌中兴终端,3个离职1个调岗,如今中兴启用倪飞颇有背水一战的意味。如果他再不能率领中兴终端在国内市场杀出重围,那估量就真的很难找到强有力的继任者,要么才能不够要么不敢接。

三、倪飞无法率领中兴走出困境

讲真,无论是中兴终端还是努比亚,国内市场都是块难啃的骨头,破局难度极大。倪飞的4个前任,除了殷一民担负中兴终端掌门人是过渡阶段之外(2017年3月升任中兴通信董事长后不合适兼任中兴终端一把手),曾学忠、程立新、徐锋下台都与拓展国内市场不力有关,个个上任之初都雄心壮志,但最终都被残暴现实上了一课。

曾学忠在中兴内部被称为 曾10亿 少帅 ,2014年1月执掌中兴终端后推进全面转型改造,内部对他寄予厚望。2015年7月,曾学忠放出豪言,称中兴终端要在未来3年内实现二次创业,重返国内市场前三。但由于2016年中兴全球出货量锐减,直接导致他下课,从旁协助中兴老将殷一民,半年后憾然离职。

程立新也是位战功赫赫的中兴老将。相比中兴近几年在国内市场的每况愈下,他所执掌的北美地域成就斐然,2017年市场稳固排名第五。2017年3月,程立新上任后便立下Flag。他表现,公司经过深入研讨,决议在中国要增强公开市场的投入,做长期投入,未来3年中兴要成为国内主流手机品牌。

在我看来,即便2018年中兴不受美国制裁,即便程立新没有去职,中兴也难重回市场主流,因为彼时国内市场格式已定,华米OV+苹果五强主导全部市场,其他中小厂商不可避免被边沿化。要知道,手机行业讲求范围效应,中兴等玩家在供给链优先级、成本难与大厂对抗,直接影响新品推向市场的机会,机会不佳导致销量上不去,最终陷入恶性循环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程立新任内推出双屏折叠手机中兴天机Axon M,说好听点叫超前创新意识,说难听点叫与用户需求脱钩。时至今日,折叠屏手机市场仍不够成熟,未成主流,被三星、华为等为数不多的大厂用来秀肌肉,中兴试图通过这一差别化创新来杀出重围,显明是打错算盘,不被国内用户接收在情理之中。

至于徐锋,上文提到他同样在国内市场栽跟头。如今,新上任的倪飞同样面临一个灵魂拷问:如何率领中兴在愈发严格的国内市场杀出重围?我个人持悲观态度,他不是中兴的救星。究竟,倪飞治下的努比亚本身在国内市场混得就不尽如人意,从拍照切入发力民众市场到退守相对小众的游戏手机市场,战略退却的背后难掩破局无力的为难。

不管倪飞承不承认,努比亚成立近8年来,始终是个存在感不高的小厂。依稀记得2015年6月其曾提出野心勃勃的 三步走策略 :2015年保持线上拓展,加大线下渠道布局;2016年强化国际布局,范围进入全球价值地域;2017年成为全球著名品牌。

但事与愿违,努比亚激进的 三步走策略 以失败告终,沦为行业笑柄。不是我马后炮, 2017年成为全球著名品牌 这一目的落空是必定的,全球市场足够大且须要本地化深耕,努比亚想在短短2年半内就成为全球著名品牌,简直是痴人说梦。

时至今日,距离2017年已过去2年半,努比亚连中国著名品牌都算不上,更别提成为全球著名品牌。试问:倪飞连努比亚都救不了,没有干出一番像样的成就,如何说服外界自己有才能率领中兴走呈现有困境,从而打开新的发展局势?更何况,当下中兴所处的外部大环境,比曾学忠、殷一民、程立新、徐锋时代更为严格,破局难度更大。

结语

别对倪飞治下的中兴、努比亚抱以太大期望,过去那么长时光、那么多机遇都没胜利证明自己,未来让人眼前一亮的盼望更加渺茫,远景依然不容乐观。当然,还是祝福中兴、努比亚越来越好!


声明:砍柴网尊敬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稿件皆标注作者和起源;砍柴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起源:砍柴网",不尊敬原创的行动将受到砍柴网的追责;转载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纂修正或者弥补,有异议可投诉至:post@ikanchai.com 您想第一时光获取互联网范畴的资讯和商业剖析,请在微信大众号中搜索"砍柴网"或者"ikanchai",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,即可添加关注,从此和砍柴网树立直接接洽。
砍柴网(ikanchai.com)创建于2013年,始终秉承观点独到、全面深刻、有料有趣的主旨,在科技与人文之间寻找商业新价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