证券公司股权管理新规出炉,券业迎来六重利好!四大调剂放宽股东准入“门槛”,中小券商最受益
证券公司股权管理新规出炉,券业迎来六重利好!四大调剂放宽股东准入“门槛”,中小券商最受益 2020年06月13日 00:27 爱投顾股票

原题目:证券公司股权管理新规出炉,券业迎来六重利好!四大调剂放宽股东准入“门槛”,中小券商最受益 起源:券商中国

在新《证券法》、金融行业对外开放、市场环境变更等多重因素作用下,证监会出台重磅政策,进一步落实简政放权,力推券商行业与国际接轨。

在《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》施行将近一年之际,证监会修正了这项对券商发展影响深远的规矩,下降证券公司股东门槛,放松券商行业监管,同时制止证券公司股权相干的“对赌协定”,被视为行业重大利好。

新时期证券副总裁潘向东向券商中国记者表现,券商股权管理规定的修正对券商行业至少带来了六重利好,有助于证券公司股权的进一步疏散,增添证券公司股东数量,信任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企业参股证券公司,有助于证券公司弥补资本,进步行业估值程度。

下降证券公司股东请求

去年7月5日,证监会宣布了《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》,进一步增强证券公司股权监管,至今,该规定施行尚不足一年。依据新《证券法》的请求,证监会再度着手修正了这项规矩,在进一步券商股权的情形下,对券商股东请求有所下降。

6月12日晚间,证监会宣布《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》修订稿(征求看法稿),重要进行四大修正:

一是将证券公司重要股东从“持有证券公司25%以上股权的股东或者持有5%以上股权的第一大股东”调剂为“持有证券公司5%以上股权的股东”。

二是恰当下降证券公司重要股东资质请求。撤消重要股东具有连续盈利才能的请求;将重要股东净资产从不低于2亿元调剂为不低于5000万元国民币;不再请求重要股东具备相匹配的金融业务经验;不再请求重要股东为行业龙头等。

三是制止证券公司股权相干的“对赌协定”;明白控股股东变革为持股100%的股东的备案程序;明白单个非金融企业实际把持证券公司股权比例不得超过50%的豁免情况等。

四是调剂证券公司股权相干审批事项,将“证券公司增添注册资本且股权构造产生重大调剂、 减少注册资本,变革持有 5%以上股权的股东、实际把持人,应该依法报中国证监会同意”调剂为“证券公司变革重要股东或者公司的实际把持人,应该依法报中国证监会同意”,撤消的审批情况调剂为备案事项。

市场环境变更是规矩修订的主要原因

对于修订该规定的原因,证监会也进行了详细阐明,即为落实 2020 年 3 月 1 日起施行的新《证券法》,进一步简政放权,完美证券公司股权监管,晋升监管效能。

九州证券合规总监陈美行向记者剖析道,监管此时修正券商股权管理规定,或出于两点原因:

一是由于《证券法》的修正,《股权管理规定》作相应的调剂。2020年新《证券法》实行后,调剂证券公司股权相干审批事项,将“证券公司增添注册资本且股权构造产生重大调剂、减少注册资本,变革持有5%以上股权的股东、实际把持人,应该依法报中国证监会同意”调剂为“证券公司变革重要股东或者公司的实际把持人,应该依法报中国证监会同意”。所以股权管理规定也做了相应调剂,进一步简政放权。

二是市场环境有所变更,在满足规范券商股权的情形下,恰当下降了《股权管理规定》的一些请求。撤消重要股东具有连续盈利才能的请求;将重要股东净资产从不低于2亿元调剂为不低于5000万元国民币;不再请求重要股东具备相匹配的金融业务经验;不再请求重要股东为行业龙头等。这些都有利于证券公司本身引入资本,坚持活气。

新时期证券副总裁、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观点与之不谋而合,监管此时修正该规定可能有三点斟酌,一是增进证券行业与国际接轨;二是激活市场活气,晋升市场估值;三是通过简政放权,有助于券商行业良性循环。

“目前国内券商杠杆程度较低,资本实力较弱,与国际头部券商整体差距较大,因此通过改造,有助于补充差距,逐步与国际接轨。”潘向东表现。

对券业至少带来六重利好,中小券商尤其收益

潘向东以为,券商股权管理规定的修正对券商行业至少带来了六重利好:

一是下降了证券公司股东门槛,有助于证券公司股权的进一步疏散;

二是将会增添证券公司股东数量,下降证券公司股权集中度;

三是对于证券公司的股东不再请求具备相匹配的金融业务经验,也不请求重要股东为行业龙头,那么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企业参股证券公司,有助于证券公司弥补资本,进步行业估值程度;

四是放松了证券公司监管,有助于证券公司创新发展;

五是证券公司海外上市不得签署对赌协定,有助于中小券商稳步发展;

六是新规还明白了减少证券公司股东财务审计报告等请求,体现了简政放权,与国际接轨的思路,有助于证券公司逐步弥补资本,与国际投行公正竞争,通过发展进步自身的竞争力。

“监管既对券商行业创新发展进行了尺度的放松,但也针对一些行业风险点进行规范,目前有些证券公司为了尽快实现海外上市,去签署对赌协定,其实风险挺大的。”潘向东对记者表现。

陈美兴以为,股权管理规定的修正,既让监管更有针对性和效力性,也适度下降门槛,便于小券商引入股东,引进资本,激发活气。整体来说,本次修订,对于小券商更为有利。

潘向东持有同样观点,他以为,未来将有三种类型券商受益:一是股权高度集中的券商通过吸引更多企业入股,未来估值晋升速度较快;二是中小券商通过简政放权,创新的积极性较高,将会实现弯道超车;三是头部券商资本将会实现较大幅度弥补,未来与海外券商才干具备竞争才能。

在国际形势庞杂、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当下,中小券商、民营券商确切遭受更大的经营困境。此前就有中小券商高管向记者“诉苦”,其所在券商控股股东为民营企业,自比公司“我们的经营情形不好,股东对我们很难有更多的支撑,但又欲罢不能,必需守着家里的剩女。”而今,监管恰逢其时地修正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,对中小民营券商来说,或许能推进“剩女”找个好婆家,推进全部行业的创新发展。


新浪财经大众号

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,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sinafinance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