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题目:程武担负猫眼非履行董事 腾讯新文创战略加速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大众号新芒daybreak(ID: new-daybreak),作者翟文婷,创业邦经授权转载。

程武又有了新的义务。

他是腾讯团体副总裁,是腾讯影业首席履行官,也是刚刚上任不久的阅文团体首席履行官。昨日港股收市后,猫眼娱乐宣布公告,发布程武将担负非履行董事。

新闻传出后,猫眼娱乐今日股价最高涨逾5%,摩根士丹利发表报告称信任猫眼股价15日内将升,予其股份评级“增持”,摩根士丹利同时表现,“信任是次委任意味公司(猫眼)与腾讯有更多协同,并加速发展猫眼旗下‘猫爪模型’的五个平台,包含娱乐票务、产品服务、数据、营销及集资。”

这样的“剧本”人们并不生疏。在4月27日,程武成为阅文团体的CEO后,市场对这一变动报以热闹反应,阅文股价至今已上涨接近5成。显然,外部把程武兼任猫眼娱乐非履行董事又视为一个乐观的信号——与腾讯颇有渊源的猫眼娱乐,会因程武的参加,与腾讯影业、阅文团体等模块进一步增强联动,获得更多机遇。

对于腾讯来说,这也是新文创生态持续扩容的象征——近几年,腾讯正积极推进与外部各种业务主体的衔接,强化自身的IP构建与增值才能。而程武作为熟稔新文创业务且能买通各个环节的高管,无疑是让新文创才能扩容得以更加高效推动的适合人选。从阅文到猫眼的先后人事调剂,供给了要害性的印证。

01 五年之变

五年前,程武推进了腾讯影业和阅文团体的成立,而猫眼也是在五年前从美团的电影事业部变为独立运营的子公司。

时至今日,腾讯影业走过了第一个五年,成为腾讯团体COO任宇昕口中的数字内容生态“压舱石”。阅文和猫眼也各自上市,有了阶段性的成绩。

这五年里,中国电影也来到了新的阶段。2015年的飞速膨胀逐渐回落,人口红利不复存在,全部影视行业也都在讨论产业将如何变更。人们看到的趋势是,虽然单片票房的爆炸和银幕扩大能带来快速增加,但行业要走得又好又稳,须要与多内容业态有更深刻的协同。

“多业态协同”是腾讯和猫眼一贯保持的策略。

程武是多业态协同的提倡者。2011年,他在行业里首先提出“泛娱乐”概念,尝试以IP为核心,买通各种内容形态。2018年,“泛娱乐”升级为“新文创”——所谓“新文创”,是指以IP构建为核心的文化生产方法,目的是共同打造中国文化符号。

2011年起,在腾讯COO任宇昕等高层的力推下,程武陆续推进了网络动漫、网络文学、影视、电竞等新业务的启动,并且推进其融会,成为一个相对完美的新文创业务生态,衔接的主体也从线上扩大到故宫、敦煌、云南等不同类型的主体。

4月27日,程武接任阅文团体CEO,至此,在腾讯新文创业务架构中,文学、动漫、影业、电竞业务均由程武负责。

从以往的案例来看,程武善于和谐和掌控不同资源。不论是“泛娱乐”、“新文创”,或者落实到影视业务的“不孤立做影视”,其中的思路都是结合内外部所有可结合的产品和平台构建IP,并助力其增值。

所以,我们看到,在接任阅文团体CEO 3天后,程武给腾讯影业、腾讯动漫发内部公开信,表现要“进一步在各个维度推进腾讯动漫、腾讯影业、阅文团体及新丽传媒,以及更大范畴内腾讯系统下不同业务之间的深度联合与联动。”随后,据说腾讯内部发文,腾讯动漫与阅文成立结合项目组,将共同推动“网文IP动漫化”合作。同时,阅文旗下新丽,早在2017年也与腾讯影业成为战略合作伙伴,而程武接棒阅文后,阅文、影业、新丽三者合作将更加紧密,《庆余年》第二、第三季都在准备中。同时,腾讯影业昨日也官宣了剧集《赘婿》主创阵容,《赘婿》也是阅文IP,由腾讯影业和新丽电视出品。

后疫情时期,文化行业急需复苏的动力,IP高度凝集和承载的受众感情及市场接收度,让其主要性更加凸显。先前,国内市场对IP的滥用,一度让IP开发陷入困境,但综合最近两年的爆款作品来看,将IP打造为胜利的文化品牌,通过资源联动延伸其性命周期,才干带来稳固长期的收益。

在越来越强调协同效应的今天,“不孤立”同样也是猫眼发展的理念。2019年7月,猫眼宣布新战略“猫爪模型”,给自己下了一个清楚的定义:猫眼由票务、产品、数据、营销和资金五个平台组成,服务全文娱行业。

腾讯与猫眼有着共通的愿景,即从底层供给更多好的方式论服务文娱产业,给创作者供给通道和配套的服务,助力文娱行业的长期发展。在这一愿景支撑下,双方已经有过诸多合作,现在,随着程武新title的落定,战略上必定有更多的协同。

02 未来时速

腾讯与猫眼,不仅愿景相近,也有着相连的血缘。

猫眼出生于美团,在美团与民众点评合并之后,腾讯便成了美团的主要股东,民众点评电影相干业务也整合到猫眼当中。

2016年4月,猫眼电影独立分拆,郑志昊出任公司CEO。郑志昊曾担负民众点评总裁,但在民众点评之前,他在腾讯有过八年工作阅历,先后担负QQ空间总经理、腾讯团体副总裁,先后主导了QQ农牧场、朋友网、水印相机等产品;推进建设腾讯开放平台以及基于平台的精准社交广告业务——广点通。

之后,腾讯与猫眼的接洽不断加深,现在,腾讯不仅是占股16.27%的股东,也在业务上展开了深刻的合作。

2019年6月,猫眼与腾讯发布成立“腾猫联盟”,共同树立笼罩泛文娱行业服务的战略合作,11月的金鸡百花奖期间,郑志昊也公开表现,“我们盼望用各种各样的互联网产品、技巧、数据、生态,服务全部生产、宣扬、发行、IP的生产打造和商业化。”显然,双方的视野都已经不仅放在电影上,而是要买通娱乐产业之间的壁垒。

腾讯是当下互联网行业的巨头,而猫眼在自身所在范畴也是领先地位,去年,据郑志昊流露,线上票务份额,猫眼占60%,这使得双方的合作格外引人关注。

腾讯以IP为核心构建起了一个完全内容生态,在游戏、文学、影视、动漫、音乐等范畴都是头部玩家,不断发生新的优质内容,如去年底先后播出的《从前有座灵剑山》与《庆余年》,其原生IP都来自腾讯内容生态——《从前有座灵剑山》从文学到动漫再到影视,有阅文团体、腾讯动漫、腾讯影业以及诸多业界力气的参与,实现了胜利的改编,获得业界、粉丝、民众的认可;而《庆余年》IP来自于阅文旗下作家猫腻的同名小说,电视剧则由腾讯影业和阅文旗下的新丽传媒出品及结合承制,阅文也是出品方之一。

而猫眼从电影票团购工具动身,瞄准电影宣发,找到了新的业务增加点。2018年,猫眼主控宣发的电影票房累计就60亿,成为去年国产电影主控发行排名第一的公司。猫眼逐步延长业务,纵向上,它笼罩了投资、创作、宣发等电影产业的高低游,横向上,它的业务也延长到线下演出、综艺、剧集等。

“腾猫联盟”成立后,双方的合作不断加深。在影视宣发之外,双方的合作已经纵深到了产品、资源协作和数据层面上,猫眼以数据剖析辅助影片做宣发策略,并通过双方拥有的多个渠道对目的人群进行精准投放,腾讯系产品和猫眼再形成购票闭环。

腾讯与猫眼的深刻衔接,将给后疫情时期的全部文娱产业带来新的影响。

腾讯和猫眼都具备为行业供给服务的才能,二者合作之后,腾讯手里的IP资源和猫眼手里的花费数据也许能碰撞出更多可能。

2017年猫眼与微影合并时候,腾讯总裁刘炽平表现,“合并后的猫眼微影,将成为腾讯泛娱乐范畴的主要战略合作伙伴,腾讯除了在微信、QQ等平台上支撑新公司的业务,还将在电影、演出、视频、技巧等范畴与公司开展合作。”

回过火来看,这并不是场面套话,而是正在实现的战略,它也为程武的履新埋下了最主要的伏笔。

本文(含图片)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,不代表创业邦立场,转载请接洽原作者。如有任何疑问,请接洽editor@cyzone.cn。